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李扬:加快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新发展格局

http://www.3finance.cn  2020-09-06 14:08:08  

  中国网财经9月6日讯 今日,2020中国国际金融年度论坛在北京召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论坛上发表演讲。李扬表示,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新发展格局绝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外双循环。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

  以下为演讲全文:

  尊敬的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再次参加我们这个会议,现在讨论最热烈的主题就是发展的新格局,在这样的发展新格局下我们金融业理应有新变化,我就这两者的关系跟大家做一点分享。首先是在一个国际发展的新格局下产生的,现在全球化面临着退潮、转型,我宁愿说是在转型,这种转型有两个主要的原因,一个是美国之类的国家他有意在做,另外一个是客观因素,新冠疫情使得整个世界大封闭。这样一些共同因素使得我们面对的国际环境发生了变化,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进取的积极的大国,理应应对这样一种变化而调整自己的战略,我认为新发展格局就是在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但是我们一定要注意新发展格局绝对不意味着回到过去的闭关自守的老路上去,有三个要点,我认为三个要点共同构成了新的发展理念和新的发展格局。第一个要点还是一句老话,而且是指导我们中国经济获得了超常规发展的不二的法宝,那就是用好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

  第二是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这也是我们的理论贡献之一,但是这两个贡献是放在一起的,而且是放在前面的贡献后面的。接着就是新发展格局绝不是封闭的国内循环,而是开放的国内国外双循环。对外开放是基本国策,我们要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我觉得这几段话读下来之后就不应该有误解的,现在国际环境发生了变化,我们应对国际环境做了一些调整,对外开放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但是我们要知道这种调整还是有些难度的,下面有几个曲线能够刻画这个难度。

  这上面有四条曲线,从上往下第一条曲线是进出口总额占GDP比重,如果我们要做一些调整的话,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受到影响的话,这个部分影响很大,这个部分规模有多大呢?最高的时候60%多,也就是说中国三分天下有其二,中国生产的所有产品中三份里面就有两份是为国际市场生产的或者需要国际市场来供应我们,这个比重是非常高的。这几年开始调整,我们看这个曲线再往下走,到37%,也就是三分天下有其一,这个比例我们无论如何不可忽视,绝对不要以为调到国内为主体我们就会很轻松地完成,就不会付出代价、没有损失,这绝对是不可能的。第二条第三条曲线是单独的出口和进口,分别是17%到18%,这个比重是很高的,1/5。

  我们进一步看对我们的影响。其实是上面一个图的引申,我们把出口进口放在一起得出一个进出口的概念,这是宏观经济学的重要概念,我们的出口部门用进出口对GDP产生影响,进出口到底有多少、它对GDP的影响。我们看到有个很显然的结论,我这里边指出了,发展格局的转型对经济增长的影响没有我们想得这么大,到现在三分天下有其一,但是它主要影响的是就业,对于增长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比较全面地认识转型对我们带来的变化。

  刚刚都是宏观在刻画,从部门来看,我们一共25个主要部门,这样一些部门在这个图上看得很清楚,有些部门受影响很大,有些部门的影响稍微轻微一些,关键问题是有一些部门是卡脖子部门、关键部门,这对我们未来的发展造成了非常大的制约,我们下一步真正要做的是集中力量去攻克这样一些瓶颈。

  下面我们看金融,今天的主题是北京作为金融管理中心在发展格局中应当有怎样的事情做,我下面讨论的是整个中国金融业要做的几个主要问题,北京在里边一定会发挥重要的作用。首先我们要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我们给大家展示了一下几个主要国家金融结构,我们把金融机构分成三类,商业银行、保险、养老金以及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大家知道不同的机构对应的是不同的产业,对应的是不同的事情,对应的是不同的发展前景,中国的结构很清楚,就是商业银行为主。这是适合过去工业化的,不适合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不适合解决创新的问题,不适合解决资产重组等等这样一些比较大规模的产业结构变动问题,所以这是我们今后要特别注意的。尤其是它为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如果商业银行为主的话就不太可能有大规模的机构投资力量。

  讲到金融机构结构的时候,同时对应的是居民的资产结构。大家从这个图看得很清楚,中国居民的金融资产结构也是比较单一的,而且是比较偏颇的。跟其他国家比,我们看到很显著的橘黄色我们缺得最多,橘黄色是养老,中国已经老龄化,如果不为养老未雨绸缪,我们以后问题是很大的,所以我们现在这样一个金融机构的结构里养老、保险、非银行金融机构是我们发展的重点,我们希望下一步能够在这方面有所突破。

  第二个问题,股票。这个图是大数据做的图,中美股票市场上市公司的结构一眼就可以看出,美国是大公司引领而且是高科技引领,中国是规模偏小而且比较平均、传统产业为主。这样一个结论,我们在其他的角度还可以证实,中美前十大上市公司的比较,美国前十大上市公司主要是高科技公司,还有强生公司做医药的,还有沃尔玛这种自主性消费的公司都是面向未来的。中国弥漫着九位,两只九在前面,七只传统的金融机构,还有一只是资源性企业。这个结构让我们非常沮丧,因为我们这个结构完全是在回归过去,不可能引领未来,下一步资本市场要改革千头万绪,上市公司的结构是需要调整的第一位的事情。

  从上市公司的行业结构看,这个比较一下也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比如在中国工业占52%,在美国只占7%,美国信息技术占32%,我们只占了6%,美国这么发达的金融只占10%,我们的金融占23%,整个结构是不同的。正是因为这样一个结构,这样一种向后看的结构,使得我们这个市场挺难代表中国经济发展的未来,使得我们这个市场挺难引领中国经济有效的向前迈进,下一步的发展要进行调整。

  第三看债券。债券市场分三类债券,对五个国家做了比较,看得很清楚,中国的债券市场上安全性的以政府为背景的债券比重太低,而这个比重太低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在这个市场上我们叫做安全资产是金融机构进行流动性管理的地方,是央行进行公开市场操作也就是货币政策效果传递的地方,它决定了利率水平,决定了利率结构,它制约着宏观调控的效率,如果在放眼开放的话它制约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所以这样一个债券结构也需要调整,调整的方向是提升安全资产的占比。我们从持有者角度来看,中国发了那么多债券,谁在持有呢,橘黄色大家看清楚,银行持有。我们寄予很大希望的直接融资的直接部分就是债券被主要的间接融资机构拿去了,也就是直接融资退化了,特别是我们看到第三道线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发了这么多的债,大部分叫银行拿走了,于是银行给地方政府投资,这个结构的弊端是非常多的,扭曲了资金的市场供求关系。

  第四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问题,问题很多,我觉得要择其要者,金融科技的问题。先看一个好消息,2020年全球金融科技中心城市排名北京第一,前八名里中国有四个城市上榜,北京、上海、深圳、杭州,这是好消息,确实发展得很快。但是仔细看发展的动因,金融科技发展三大动因,一个是市场牵引,一个是技术驱动,第三是制度保障,恰好这样三个因素可以对应三个国家,分别是需求牵引中国,技术驱动美国,制度保障英国。这样的话我们就看得出来中国所有的事情是因为人多,是因为利大。基于这样一种背景下发展出来的金融科技有可能技术含量是不够的,有可能它的制度保障是有缺陷的,因此我们这样比较的话就知道我们的长处在哪里、我们的短处在哪里。

  这是全球金融科技公司的排名。我们看中国一直排在第四,从2017年开始到了第三,前三名第一名美国,他是技术驱动的,第二名英国,他是制度保障性的,第三名才是中国,是市场驱动的。一说市场驱动,在座的大家都很清楚,我们靠得就是薄利多销,而不是靠先进的技术,我们现在也不是靠的完善的制度,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先进的技术、完善的制度来全面改造我们的金融业,使得我们金融业真正成为一个强大的金融业。

  因此,我觉得下一步我们有很多事情可做。北京作为金融管理中心在中间一定会发挥引领性的主导性作用,谢谢。

责任编辑:小雷
焦点推荐
金融新闻
  • 滚动
  • |
  • 金融
  • |
  • 要闻
返回顶部
© 2018-2020 高端金融网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gkjnet@qq.com